诛天武神第850章分道扬镳离开

来源:丹阳互联网平台 2020-06-04 07:50

诛天武神 第850章 分道扬镳

这片沙漠,虽然被麻凉姑说得怪邪乎,但实际上,它并不能迷惑多少人,它道行还差得远。

除了凡人和一些胎息境的小武修外,根本就不会有人中招。

麻凉姑秦红丸几人,因为是从下界来,突然见到神界九倍天地灵气滋润之物,所以才会如此。

等过一段时间,她们都将不会再受影响。

萧让虽然也是初见,不过他修为太高,神魂太强大,自然是不会被区区死物迷惑的。

不过即便如此,萧让也感慨连连,连一片沙漠都快成精了,神界,果然不是盖的。

神界的稳定程度,比之第二天更甚,就连萧让这个天合境大能撕裂空间都稍稍有些吃力,就更别提其他人了。

几十亿里的沙漠,除了萧让,岑夫莽、麻凉姑等人想要出去,都要花费不少时间。

萧让只得再次将所有人都塞入微缩世界,从空间乱流之中横渡。

以他天合境那恐怖无比的速度,尚且整整横渡了十天才走出了沙漠,可见这沙漠之大。

“萧让,就此别过。”

再次从微缩世界出来后,岑夫莽很是干脆,直接向萧让告辞。

“岑大哥,保重。”

萧让点点头,没有挽留。

他明白岑夫莽的意思,他现在乃是天合境,而岑夫莽,却连释道境都不是,和他的实力差别太大。

他们俩所面对的敌人所交往的朋友,都将不是一个层次之人,他们将不再是同一片世界的人。

以浮生之身和天合境大能行走在一块,只能拖累天合境。

再者,岑夫莽也是一个极度高傲的人,又岂会和萧让这种擎天大树走在一起,有萧让在,他休想再碰到什么生死危机。

唯有他自己闯荡,才可以真正成长。

“岑大哥,我、我能和你一起吗?”

自从岑夫莽说话开始,傅柔指就一直欲言又止,此刻岑夫莽刚刚转身,她便小碎步追了上去。

“你和我?”

岑夫莽有些奇怪的看着傅柔指,你不是非萧让不嫁吗,黏着那小子才是,跟着我干什么?

“岑大哥,我,我只有浮生境修为将为其2016年初的天然气钻井计划打下初步基础。,我和你境界一样,我想,我和你一块闯荡江湖,比较合适。”

傅柔指咬咬嘴唇,说道。

“萧让?”

岑夫莽回头看向萧让。

“柔指,我会保护好你的。”

萧让走到傅柔指面前,捉住了她的光滑的小手。

傅柔指俏脸一红,连忙将手抽了出来。

虽然在天衍学院她大胆献吻已经向所有人都表明了心迹,不过那个时候萧让即将踏上灭杀诅咒之路,谁都不知道他能不能回来。

那是特殊时期,傅柔指顾不上脸面,现在萧让平安归来,她又怎么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和萧让如此亲密。

“萧让,我也很想呆在你身边,不过我不能,我要走,和岑大哥要走的理由一样。”

傅柔指柔情似水的看着萧让,柔情中,却隐藏着一分坚定。

“不,柔指,你和岑大哥不一样,岑大哥为武而生为武而活,他毕生的追求,就是踏实武道巅峰,所以他不能呆在我身边。可是柔指,我知道,你并不是这种人。”

“萧让,我的确不是,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的我,有和你站在一起的资格么?”

“你有,就算你只是一个凡人,你也有。”

“萧让,我就知道你不会介意的,不过我介意,如果我不能走进你的世界,那么我就算和你站在一起,又有何意义?”

“??????”

傅柔指态度很坚决,任萧让说破了嘴皮,还是执意要走。

无奈,萧让只得将目光看向岑夫莽。

“萧让,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弟妹少一根毫毛。”

岑夫莽沉声说道,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岑夫莽带着傅柔指离开后,秦红丸和麻凉姑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她们俩是释道境,也不适合和萧让这个天合境一块行走江湖。

不过两女之间,却没有分开,她们结伴同行。

这里乃是神界,高手不知道是下界的多少倍,她们俩在一块,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两女虽然都心高气傲,但还没骄傲到目空一切、天老一姑奶奶老二那种脑残地步。

“哥,那我也、我也???”

萧琦雪一见众人都离开了,捏捏衣角,也想辞行。

啪!

话还没说完,一只大手就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狠狠拍了一记。

“哎呦!”

萧琦雪吃痛,小手捂着头,十分不满的叫道,“干嘛打我!”

“你也想干什么?”

萧让一斜眼。

“我也要自己闯荡!”

“你一个炼药师,闯荡什么,岑大哥还有凉姑、红丸都是万中无一的高手,所以我放心比如那些神马英语教材,你才只有胎息境,瞎凑什么热闹!”

萧让又在萧琦雪头上拍了一巴掌。

“不准就不准嘛,干嘛打人,我是发现了,你现在只会对红丸姐姐和凉姑姐姐温柔。”

萧琦雪小嘴撅得老高,十分不满的看着萧让,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她对打打杀杀什么的并没兴趣,其实内心深处,并不想离开萧让,尤其是现在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更加依赖萧让。

之所以那么说,无非是看众人都那么做,有些不服输而已。

“小丫头片子知道温柔是什么吗,净在这瞎说。”

萧让十分诧异的看了萧琦雪一眼,小妮子长大了啊。

“怎么不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对凉姑姐姐和红丸姐姐大声说过话?那还不叫温柔?可是你对我,对我这个唯一的妹妹,声音大的能吓死一头老水牛,动辄打骂、体罚。”

“啥?打骂、体罚?”

萧让大惊,他最是心疼妹妹了,啥时候这么做过。

“哼,你还不承认,刚刚你不就是这么做了吗?你看看,你看看,都被你给打青了!”

萧琦雪直哼哼,还将自己长长的刘海拨到两边,委屈无限的将小脑袋探到萧让眼前。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真让萧让觉得自己是一个体罚妹妹的罪大恶极之徒一样。

“雪儿,我对你,真的不够好么?”

萧让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一点都不好!”

萧琦雪大声道。

“真不好?”

萧让的心开始跳了。

难道是他神经比较大条,所以没注意到,自己一直忽略了妹妹?

“你这混蛋,肩负着灭杀诅咒的众人,也不和我说一声,那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啊,一万年了都没人做到,洛前辈那种通天彻地的大能都做不到,你逞什么能?!万一,万一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萧琦雪眼眶突然湿润,扑进了萧让怀中。

自她在天衍学院得知萧让灭杀诅咒的真相之后,便一直担心不已,生怕哥哥回不来。

好在最终,哥哥回来了,但是她却怨念不息。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告诉她一声!

不告诉她也就罢了,可却偏偏告诉了麻凉姑秦红丸和傅柔指!

萧琦雪就有些吃醋了,啥意思啊这是,难道在你心里,都还比不上你几个红颜么?

性功能障碍
宝宝地图舌注意什么
热淋清颗粒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