隰有苓第四章白狐托梦离开

来源:丹阳互联网平台 2020-06-04 08:31

隰有苓 第四章 白狐托梦

却説那天朝议吴王迟迟不至,大臣们便只好作罢。回去后,臣子们私底下也议论纷纷,説大王被妖女迷惑,沉溺于女色,是国家灭亡之兆。吴大夫跟几位大臣为了防止有人乘机谋权篡位,想方设法封住那些人的嘴舌。

暖玉殿里,吴王怀里睡着卑梁蓉,卑梁蓉枕着吴王的右手,一副慵懒模样。吴王抚着卑梁蓉的肩膀,看着自己怀里的绝世佳人,好一副倾国倾城貌,娇嫩的脸蛋印着红润的红晕,黑色的发梢柔和如练。若是流离人间,甘为采桑女,岂不暴殄天物?

卑梁蓉睡得正甜,悠悠荡荡地走进一个如幻如真的陌生地方。只见一棵遒劲的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浓密的遮住了半片天。阳光无法从这里逃逸,奇珍异兽却在此繁衍生息。树洞里跑出一只巨大的夔,石头里蹦出一只可怕的魍魉,泥土里长出一只奇特的贲羊;寄生草依附在高大的树枝上,女萝寄寓在茯苓上,青苔爬满了树干。卑梁蓉xiǎo心翼翼地往前走去,只听见一阵阵“哇哇”乌鸦飞过的声音,还有巨大奇兽们“呼呼”喘着粗气的声音。她走着走着,不知被什么东西绊倒,低头一看,是一根青黑色的藤蔓。当她想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却发现脚下的青藤变活了,青藤往上缠绕,把她的下半身死死绑住。她不知所措,两只柔弱的xiǎo手竭尽全力去掰动青藤,可是那青藤却死死地缠住,有如蜘蛛吐丝无穷无尽。她呐喊着,嘶叫着,好像一只受伤的xiǎo白兔。她感到无限的恐惧,四处无人回应,阴森森的薄雾笼罩着周围的一切,看不见任何人影。

忽见远处雀鸟惊飞,树叶摇晃,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卑梁蓉不禁吓得魂飞魄散。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回来到这种地方?怎么阴气沉沉的?……无数个疑问在她的脑海里浮现,一个个黑色的谜团粘着在大脑皮层。

不多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树丛中闪过,卑梁蓉又惊又喜,惊的是白色影子不知是何东西,喜的是竟然有活物出现,感到无比庆幸。

“是谁?”卑梁蓉环视四周,尽管她被青藤缠着一动不动,但还是扭转脖子打探周围。

只听见风吹草动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却是恐怖吓人。

“快出来,快放我下来!”卑梁蓉感觉自己被青藤所绑,是那白色影子所为,不由地愤愤不平。

可还是没有人回应,仍旧是枝叶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救——命——啊——大厦由总部设在美国芝加哥的SOM建筑设计事务所负责设计”卑梁蓉放声大叫,似乎想以此消除内心的恐惧。

刹那间,那白影“嗖”的一声从暗处跃起,两眼冒着绿光,露出尖利的牙齿。卑梁蓉吓得双手捂住脸,不敢出声,一颗心脏蹦跶蹦跶地直跳。

卑梁蓉偷偷地透过指缝,却发现是一只硕大的白狐,一身光亮的白毛,宛若皎洁的月光洒在身上,在这片阴暗的树荫底下显得格外的显眼。

“你是谁?”卑梁蓉幼稚地对它説话,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

没想到那只白狐果然非同一般,嘴巴一开一合地竟然説出人话: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救了你!”白狐説道。

卑梁蓉不觉一怔,这只白狐竟然会説人话,世间怎会有如此灵异的白狐?她脑袋里更添一层疑惑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卑梁蓉直截了当地説。

“不为什么,因为你不能死!”白狐忿忿地説,仿佛眼前这个人跟自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卑梁蓉莫名其妙,可是望着那双可怕的蓝色眼睛,不禁心惊胆战。但是细细一看,却发现其中隐含着一丝淡淡的忧伤,温柔如水。

“向前走,一直走,然后你会发现一个像水缸一样大的树洞,那就是出口了!”

卑梁蓉心里对她半信春运开启半疑的:凭什么相信你?万一又遇上什么麻烦事可怎么办?不会是敌人设下的圈套吧?……她是个聪明伶俐的姑娘,向来处处xiǎo心,在陈松家的时候别人都説她规矩有礼,其实她是拘谨。

卑梁蓉那双水灵灵的眼镜瞪着白狐,心里却掩盖不了那一丝丝恐惧。

只听那白狐説道:

“你不用担心,既然我救了你,就不会害你,否则我不如不救你。”

白狐的态度比先前温和的多,它大步走向前去,伸出爪子抚摸着卑梁蓉的头发,翡翠般的绿色眼睛看着她的脸。卑梁蓉受宠若惊,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只听见她细细的呼吸声和白狐厚厚的呼吸声。

白狐突然脸色大变,説道:

“你走吧!”

卑梁蓉稀里糊涂,不知所云。她注意到白狐细长的眼角有一丝红肿,眼角边的白毛濡湿了,粘成一撮。她惊讶万分,原来它流泪了,怎么可能?

她冲动地説了句:

“你流泪了……”

白狐转过头去,停顿了一下,説道:

“没有——”

卑梁蓉不敢追问,只是默默地看着它的背影,眼里露出怜悯的目光。

“快走啊!”白狐有diǎn不耐烦,生气地説道。

“哦……”卑梁蓉只好迈着xiǎoxiǎo的步子,向前走去。她有diǎn不舍,不忍心看见白狐哭泣的样子;可是直觉告诉她,你要是不走就别想活命了。她跟白狐説了声“谢谢”,然后就与它越来越远。

为什么它会哭?卑梁蓉边走边想,终究是想不明白。她不时地回首眺望白狐,它时而垂着头,时而昂首,仿佛在慨叹什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卑梁蓉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样无情地抛弃自己的救命恩人,她觉得自己应该去安慰它,毕竟它救过自己一命。可是,人和野兽终究是有差别的。她在无数次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最后选择了逃离,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当她走到洞口时,回首再也不见白狐的影子了。

那树洞里面一片漆黑,乍一看比刚才的阴森树荫还要恐怖百倍。卑梁蓉犹豫了片刻,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她的头脑里再次出现了怀疑。

如果不进去的话,万一再遇上什么缠人青藤或者野兽的话,可没那么幸运了吧。反正不进去也活不成,倒不如相信白狐,先进去再説。

卑梁蓉摸黑走进树洞,走了三米不到,便豁然开朗,迎上来的是一片阳光!

“蓉儿——蓉儿——”吴王推了推她的肩膀。

卑梁蓉晕晕乎乎地睁开朦胧的双眼,原来刚才是在做梦!卑梁蓉惊得一身冷汗。

“蓉儿,怎么了?你没事吧?”吴王一脸着急的样子。

卑梁蓉惊魂甫定,轻声道:“大王,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哦……”吴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又道,“你可把我吓死了。我叫了你很多遍,你都没有反应,就立即传了太医。太医説你脉象时强时弱,毫无定数,可把我吓死了!”

卑梁蓉想了想,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却是奇异。但又不方便对大王説起,便忙着説道:“大王,我没事,只是做了个梦罢了,你用担心!”

吴王抚着卑梁蓉的手,道:“蓉儿,你不会有事的,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卑梁蓉轻轻地靠在吴王的肩膀上,一语不发。

自从那日过后,卑梁蓉因梦昏睡不醒之事便在宫中传开。人们都感到很诧异,一个噩梦竟然可以让人昏睡三个钟头!大臣们议论纷纷,各种揣测猜度不绝于耳。有人説,卑梁蓉是恶鬼缠身了;有人説,卑梁蓉肯定是中了什么歪门邪道;甚至还有人説,是那天的响雷把卑梁蓉震晕了……不同版本的説法,都能自圆其説。

这些假説也传到了卑梁蓉的耳朵里,可是她没有一丁diǎn反应,静观其变。要是其他的嫔妃,早都因此在吴王面前撒娇献媚地吵着要惩治那些大臣们了。

吴王还是每天去卑梁蓉的暖玉殿,朝议之事都交给公子光去处理。卑梁蓉也时常劝説吴王,可是吴王总是敷衍她説朝中并无大事。卑梁蓉知道説多了不好,一旦吴王生气,后果不堪设想,便也少了话。

那次的白狐再也没有出现在卑梁蓉的梦境里了。卑梁蓉没事的时候总会回想那个噩梦,回想跟白狐相遇的场景。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救了你!”

这句话使她刻骨铭心。

为什么它要这样説?难道我跟它有什么关系吗?它为什么要救我?

卑梁蓉百思不得其解。她没有人可以倾诉,她不能告诉吴王,现在宫中谣言甚多,难免会招来什么不测。万一他们知道了,不是引火烧身吗?卑梁蓉像个精打细算的谋划家。

却説公子光平时处理朝中之事,事事都与众位大臣商议,对他们敬重万分,渐渐地得到了大臣们的好感和支持。公子光知道,卑梁蓉的入宫使吴王僚整天沉溺于美色,荒废朝政,迟早有一天会失去大臣们和百姓的信任。他沉思着,想起自己的父亲诸樊。当年祖父寿梦死后,四个儿子,父亲诸樊、大叔馀祭、二叔馀昧相继即位,三叔季札德能最高却无心王位,屡辞王位而不授。二伯病故,馀昧的儿子僚即位,是为吴王僚。他一直认为吴王僚为王是不公平的,便耿耿于怀。谁料还是让这xiǎo子占了便宜,如今整日与卑梁氏花前月下,耳鬓厮磨,不正是苍天恩赐的大好机会吗?

想到这里,公子光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

上饶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随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柳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