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尘埃第三篇光与暗第六章洗牌1离开

来源:丹阳互联网平台 2020-06-04 20:16

历史的尘埃 第三篇 光与暗 第六章 洗牌

公爵府的书房中,宰相大人姆拉克公爵正在高兴而忙碌地处理事务。

这两天虽然发生了这么多这么重要的事,但是皇帝陛下依然记得把这个早就准备好给公爵的职位封给他了。不过说老实话,公爵并不是很在意这个。

宰相的头衔与其说是信手拈来,不如说是不拈它自己也要来,不比吃上一小块面包更费多少劲。大女儿已经是财务大臣,小女儿即刻就要成为皇妃,军方大臣们被他精妙的手腕弄得团团转,埃尔尼家族几乎已经全完蛋了。这个职位不让他来当谁来呢?所以公爵不是高兴这个,是在高兴另外的事。

书房的门开了,身着一身官服,精明干练的财务大臣手拿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

小懿将文件放在公爵面前,说:“这是前天剿杀死灵法师的战斗的损失报表。阵亡的战士和魔法师们的抚恤金,在短时间内从各地再选拔这么多的高等级战士补充进圣骑士团的费用.....各项费用算下来,一共需要二千三百五十九金币。”

公爵晃了一眼文件,上面的各项开支预算分类明确巨细无遗,他点点头,满意地叹了口气。想起两天前的那场大战,他真的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又惊又喜了。

五十多个圣骑士团的成员,四个小队长在前天剿灭死灵法师的战役中阵亡了。这就是他的惊喜,,而且还是大惊大喜。

这是圣骑士团建立以来最庞大最惊人的损失。是在近千名牧师和魔法师的帮助下去对付一个死灵法师而已。

在很早以前公爵就已经知道这个居然和主教大人相交的古怪老头绝对是个高手,而经过上次那件宰相公子闹出的事过后,他就已经可以肯定,这个老头确实就是个死灵法师。大概是因为其他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而在主教大人的私人庇护之下隐居在了这里。

主教大人居然和一个死灵法师相交,这绝对是个天大的秘密。不过由于不愿意暴露自己,公爵至始至终没有把这个消息捅出来。到了最后,终于也证明了这确实是个明智无比的选择。

这个怪老头和那个神官小子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和主教大人的关系到底是什么,这些公爵都不想去深究了。只是主教大人已经一死,这个知道真凶绝不会是那个神官小子的人必然也就是个巨大的隐患,何况他还是主教大人的朋友,还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死灵法师。

虽然他的实力应该是深不可测的,公爵很久之前就已经领略过一点皮毛。能够在杀气和气势上将自己这个剑士压逼到不敢动手的魔法师,实力绝对堪比罗尼斯主教,而宰相公子那次的结局也很好的说明了问题。

但是在公爵的手段下,他就算再厉害十倍也没用。不过是一个身份不明的死灵法师,利用圣骑士团和魔法学院将之除去实在是天经地义。

只是公爵万万没想到,那场战斗居然如此的艰苦,如此的巨大。只是杀他一个人而已,居然杀得如此惊心动魄,天昏地暗。战斗很短暂,但是那火焰,爆炸,毒气,圣光….狂乱的魔法元素和剑气组成的风暴,而最后那十来具尸体和死灵法师本人那威力巨大的自爆更是匪夷所思。即便是以公爵的修养,目睹之下也完全地为之震撼。

幸好那所大屋是在王都边缘最偏僻的地方,只损坏了几条无关紧要的街道,伤及了百多个民众而已。

不过公爵在震惊之后就是欣喜若狂,特别是看到两个圣骑士团的小队长还有十来个剑士因为过分靠近死灵法师而被那巨大的爆炸力直接扯得四分五裂的时候差点还要为那个死灵法师鼓掌叫好。

“那片街区重新建设方面的资金预算怎么样?”公爵问。

财务大臣立刻拿出另一份足有一寸厚的文件,上面同样将所有的开支写得他乐观、感性很详细。“共计是二千三百金币左右。项目实在太多,预算只能够精确到这个地步了。”

公爵点点头。清理街道,清理尸体,让牧师们清理那恐怖的毒素魔法留下的影响,修补损伤的建筑......如此复杂的工作还能够将资金预算到这个地步,帝国其他官员没一个有如此强的能力。这个财务大臣的职位她确实是当之无愧的。

“同时有这两项支出,国库难免有些捉襟见肘。只能够在其他方面缩减开支....圣骑士团的招募和补给工作就暂时缓上一缓吧.....”

财政大臣清脆明朗的声音淡淡地继续用朗读公文的音调说着:“无论什么情况之下都应该保证圣骑士团的完整和战斗力,那是帝国稳定的基础,也是帝国数百年未变的制度。而且如果不立刻将重建费用拨过去,军方大臣们也会对我提意见的。”

“制度是死的,情况是活的。现在于周边国家邦交和睦,战事不起,自然就要可以在这上面缓上一缓了。至于缓上多久嘛......”自然就要到自己觉得合适的时候了,公爵的嘴角不觉拉出点微笑。“军方大臣方面你不用操心,我自然会去和他们好好说清楚的。这件事情很重要,我会亲自协助罗兰德团长去操办的…..呵呵。”

如果说现在这个帝国中还有什么是他必须要有所顾虑的话,那就是圣骑士团了。正常的情况下,这个团体的人员编制都是极度严格苛刻的,而且几乎全部由罗兰德团长一手包揽,因此公爵即便再有心思再有手段也只能望洋兴叹。但是现在由那位尊敬可爱的死灵法师制造出的人员损失却无疑就是天大的良机。资金方面拖延一下,找机会塞点自己的人进去,这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是。”财务大臣淡淡地应答了一声,翻看着文件。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铿锵有力,骑士专门的金属靴底和主人毫不凝滞的动作在地板上敲击,只是从这声音就可以感觉得出来者的年轻,精力充沛。而每一个步伐之间的间隔一模一样,更说明了他非凡的自制力,严格,精密和一丝不苟。

书房门打开,一个年轻的骑士走了进来。如同他发出的脚步声一样,他一身无可挑剔的骑士装,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表情都表现出完美的骑士风范。他不是克劳维斯,看起来却有如同克劳维斯一样仿佛天生就是公爵的好助手。他的模样虽然同样英俊挺拔,但是却没有克劳维斯那种外溢的刚硬和杀气,而显得很柔和,很容易亲近。他是公爵的新助手,罗德哈特。

两天前,罗尼斯主教被那个死灵公会的奸细神官刺杀的事刚刚传遍王都,公爵大人刚刚去剿灭了那个死灵法师回府后不久,罗德哈特就来找他了。

“公爵大人,我是来当你的助手的。”罗德哈特用连公爵都有些意外的开门见山的方式说。

公爵微笑着用有点不敢当的语气说:“哪里的话。罗德哈特大人现在可是军方刻意培养的新人,我可没这么大的脸面让您来做我的副手。”

“公爵大人,我是来投靠你的。”罗德哈特再次用很诚恳,很谦恭但是又绝不是卑躬屈膝的语气再一次表达自己的来意。“我现在在军方的前途很好,圣骑士团中又担任小队长。我聪明,更知道轻重进退。有了我的帮助你可以更方便地操纵军方。我绝对会比克劳维斯做得更好的。”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自己更有利用价值。”公爵的笑容带点讥嘲,但是更多的是欣赏。

“对。我可以对您有更大帮助。”罗德哈特点头。

“你是个聪明人。”公爵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点了点头。“真的很聪明,是做大事的人。”

罗尼斯主教已死,他原本指望的足可以让公爵顾及的大靠山已经不在了,而朋友又即将成为大陆最大的通缉犯,虽然在朝中看起来形势好象还不错,但是已经一手遮天的公爵是绝不会放过这个曾经有意识想要自立门户,有潜力有头脑也有野心而且还知道不少事情的人的。

和公爵对抗无疑是极不明智的。无论势力,手段,地位的差距都不可以道理计。而且争斗,永远是最没头脑的最后的手段。所以罗德哈特立刻选择了一个旁人看来几乎是疯了的路——重新投靠公爵。

能够看得出这样的形势,需要的是无比高明的眼光和头脑。而作出这个选择,更必须有做大事而不拘小节的胸襟气度。

公爵这样的人绝不会计较你曾经做过什么,他只在乎一件事,那就是你到底还有没有用。你之前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对他好还是对他坏,都不过是说明你这个人的心性能力的参考罢了。只要他分析得出你的能力和利用价值,有把握控制得了你,认定你对他有用,那就行了。

“不知道有多久没和人这样直截了当地说过话了。”公爵有点感慨地叹了口气。微笑着看着面前这个自动来投诚的年轻人,他确实有点心动。“我相信你一定很能干。至少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就绝对没有你这样的眼光和气度,更没有你这样的城府。”

罗德哈特默不作声,垂首低首静立等候公爵的决定。

公爵脸上依然带着那种微笑,看着罗德哈特继续说:“但是我也知道你很有野心。难道你以为我会把一个这样能干聪明,有野心心机更深沉的危险人物留在身边,等着他什么时候背后刺我一刀吗?”

罗德哈特没有说话,依然很谦恭地站在那里。

“不过你既然来了,就表明你是判断我一定会接受你的投靠了?你现在猜一猜,你的判断是对还是错呢?”公爵的眼睛眯了起来,屈起了手指,慢慢地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地敲打。“还有……如果是错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如果判断错了,公爵没有接受这个建议,那结果很有可能就是连公爵府的大门都走不出去。他已经表现出对公爵的性格,作风和当前形势如此的了解,那么公爵自然不会放过他,而且连逃跑的机会都不给他。他曾经和那个死灵公会的奸细走得如此之近,只是这一条理由已经可以当堂格杀他了。

罗德哈特默立着依然没有说话。房间里只剩下公爵那枯燥沉闷的敲击声,一下一下地落在每一次心跳的节奏上。

半晌,他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平稳而清亮,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搀杂在里面:“我不会去猜,因为这我是我自己的判断。而且这件事不只是我的选择正确与否,”他的眼睛丝毫不让地看着公爵。“也是你的选择正确与否。”

托。公爵手指的敲击被一下重音结束了。“那么我就告诉你,你的判断对了。”他的笑容不只是满意,还带着点其他的东西,居然是斗志。“我就留你在我身边。”

“谢谢公爵大人。”罗德哈特对公爵鞠了一躬。从这一刻开始,他就从公爵的一颗弃子,敌对者变做了他的助手,下属,伙伴,同盟者了。

“不用谢。你也知道,我留你不是为你,而是为我自己。不只是因为你对我有利用价值,也因为你对我的威胁。”公爵站了起来,朝窗外看了一眼,眼里全是野心和壮志。“这个国家里已经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了。没有了对手,也就没有了威胁。而生活在没有危机感的天地里,再凶猛狡猾的野兽也会慢慢退化。所以我留你下来,除了让你帮我做事以外,也让我自己可以随时不忘提高警惕。”

走进书房,罗德哈特先行了一个很标准的礼,然后呈上一份报告:“公爵大人,这是圣骑士团中现在的人员安排,空缺的职位,需要什么样的人都写在上面了。”

公爵接过报告却放到一旁,微笑着看着罗德哈特问:“你现在在团中的职位是什么?罗兰德团长定下来了么?”

罗德哈特垂手侍立在一旁,回答:“顶替原第四小分队队长,带领三十名剑士,一名火系魔法师。”

公爵微笑点头:“对了。罗兰德团长的伤势怎么样了?”

“多亏了魔法学院两位大神官及时从教廷回来,团长大人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哦,那就好。”虽然在说好,但是公爵那和眼睛一样细长的眉毛却遗憾地剔了剔。如果说这个惊喜中有什么小小的缺憾的话,那就是这个了。

五十个团员,四个小队长。这人员空缺确实是留给公爵很大的礼物。但是公爵却宁愿这些团员一个都不死甚至凭空再多出五百个都无所谓,只要一个人能够光荣地殉职就好——罗兰德团长。

如果真能这样,也许公爵大人比现在更开心百倍之余也许还会悄悄为那位可敬的死灵法师在地下室立一个铜像。

不过既然那老头没有能力得到这种殊荣,公爵大人也不是太着急。大不了以后自己慢慢来就行了,只要现在有了缺口能够让自己的人进入圣骑士团,那么以后的机会会有的。罗尼斯主教这件事情的成功已经极大地鼓舞了他的勇气和斗志。

随着罗尼斯主教一死,圣骑士团这一损伤。王都的整个势力格局,形势分布全都变了。这是一场大洗牌,一些牌会消失,一些牌会换个地方换个位置,产生另外的作用。而最控制这些牌的走向的,自然就是公爵这位政治权力方面最出色的牌手了。比如罗德哈特这张牌。

公爵问:“那张对凶手的通缉令已经发下去了没有?”如果这个潜在的隐患再彻底消除了,那几乎可以说整个王都的牌都已经抓在手里了。

“皇帝陛下伤心欲绝,除了罗尼斯主教提出的那五千金币外更追加了一条悬赏。能抓获此人者,帝国封侯一等子爵。”罗德哈特的声音波澜不惊,稳重而简洁。“通缉令已尽快分发到帝国境内每一处,也派遣了使者前往各国交涉分发通缉。”

“教会方面呢?”

“魔法学院的那张通缉令已经上交教会。听说教皇陛下也极度震怒,直接向所有教区和下属机构发去了通缉。”

公爵满意地点了点头,很有点感叹地说:作者王超“这样邪恶疯狂的罪犯,确实需要这样对付才行。陛下居然下了如此重的悬赏。五千金币,虽然教廷要分担一点,但是确实对国库是笔不小的负担哪。不知道谁会得到这如此惊人的封赏呢?”他看向罗德哈特,微笑着问:“你想不想要呢?”

罗德哈特想了想,微微摇了摇头,回答:“我抓不住他。”

“很多事情无所谓实力,主要是方法问题。这一点我相信你是很明白的。因为你是个聪明人,做大事的人。”公爵大人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新副手。“魔法学院中那个奸细的档案查出什么来了么?比如说他的老家在哪里,家里有什么人……”

“没有。发现那些全是伪造的。”

“呵呵,果然是奸细哪。”公爵点点头,问罗德哈特。“你和那个奸细曾经也是朋友,那么你知道他这些的底细吗?”

“我不知道。”罗德哈特摇头。

公爵点点头,然后转过头来看着财务大臣。“那么你一定知道吧?”

“不,我不知道。”小懿的眼睛冷冷地和公爵交汇了一下,低头又看起了文件。

公爵笑了一下。“原来你也不知道。那么我来告诉你们好了。恰好在很久以前我从某些地方知道了一些线索,现在突然回想起来了……这个奸细的老家应该是在卡伦多盆地,大概有一个铁匠父亲。那里的民风淳朴,出了这样一个非凡人物,想必是很容易就能够查出来的。”

“我明白了。我立刻就去卡伦多。”罗德哈特点点头,转身退出。铿锵而节奏分明的脚步声和来时一样,不过却随着他的身影逐渐远去。

公爵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追杀这个人的时候。不过在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过后,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自己再也没必要顾忌什么,想到什么办法都尽可以去使用。在自己的精深微妙的手段下,那小子的结局几乎已经可以看得见了。

对于这个自己居然需要花上这么久才能够对付的人,公爵很有点感叹。中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和欧福的协议的变数,罗尼斯主教的举动……不过终究还是自己以全胜的姿态笑到了最后。想到就快要彻底解决这个让自己耗费了这么多心血,经历了这么多波折也得到这么多胜利的对手,公爵还真有点舍不得。他满意,又有点感伤地叹了口气。

“不要再这样了,好么?”小懿突然开口说。

“不要什么?”公爵有点意外。

“你放过他吧。不要再这样了。”小懿抬头,看向公爵的眼睛里有了哀求之意。“他不会把你所作所为说出去的。这些东西其他他根本就没兴趣。你何苦一定要这样呢?你杀的人还不够多么?”

公爵对女儿皱眉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已经懂事了点呢。怎么还是这样拘泥于儿女私情呢。那可是个谋杀了主教大人的邪教徒啊。”

“我知道他绝不可能去刺杀主教大人的。”

“我知道你难以相信,可是当时至少有一百名牧师亲眼见到的……”

“那不都是父亲大人您安排的吗?”小懿的声音已经在颤抖。“连主教大人都被您杀了,您还不够么?您住手吧。”

“你刚才说什么?”公爵抬起了头,声音并不大,但是那眼神和语气绝不是一个父亲能够发出的。“你听谁胡说八道的。”

“没有听谁的。谁现在还敢说您?但是您以为我看不出来么?除了您,谁还敢做,能够做得出这种事?”小懿迎着公爵那似乎可以直接发出冰锥术的眼神没有显得害怕,她声音的颤抖不是恐惧,而是绝望到了极处的激动。这样的表情在她一身威严刚正的官服的衬托下更显得激烈。“您想过没有,这样做下去会有什么结果?您难道要把挡着您路的人都杀光,自己做皇帝吗?做了皇帝之后呢?和周围的国家开战?您住手吧……”

“住口!”公爵猛地站了起来瞪着小懿,那双细长的眼中发出的光好象狠不得把自己的女儿当场戳得稀烂。

小懿依然也看着自己的父亲。两双看起来一样的眼睛用截然不同的光芒对峙着。

良久,公爵终于自己缓缓坐下了,仰头看着天花板长叹了一声:“你先出去,让自己想想。”

小懿默默地退出了书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也坐在办公桌前发着楞。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的情形,或者对她来说,也根本无力处理。她现在唯一可做的就企求自己能够影响到自己父亲,希望那一点父女之情能够让他稍微顾虑一下,稍微回一回头。

但是没过多久,当走廊外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的时候,小懿就知道自己错了。父亲不只没有回头,而是更往前迈出了一大步。

“大人,现在怀疑您和那个谋杀主教大人的死灵公会奸细有来往。请您跟我们走。”近卫军首领走进来先行了个礼,然后很客气地对小懿说。

小懿没有说话,只心丧欲死地叹了口气。

在另一个房间中,公爵也叹了口气。重新洗了这张牌,让他感觉自己好象老了十岁。

荆门白癜风好的医院
希爱力和双效希爱力一样吗
四川好的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