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万剑破 第025章 古院新星[-p]

来源:丹阳互联网平台 2020-07-10 17:26

万剑破 第025章 古院新星

一旁的颜子昕看着老气横秋正在説教的云玉和一脸认真正在深刻检讨自己的破晓两人,只觉哭笑不得…

破晓闻言,内心震惊,暗叹:“原来是这样,当初破夕也只是説了个大概,修行的道路我只能算是刚刚起步罢了,以前把这一切想得太过简单了diǎn…”

“穿越前面的峡谷,就能看见圆桥城了…”云玉柔声道。<-.

“嗯…”破晓应了一声,三人向着峡谷中奔去。

只见前方那宽约十米的峡谷蜿蜒延伸至一片群山深处,一眼望不见头。山谷两岸高山峭壁近百米,重岩叠嶂,谷中两旁的峭壁上布满藤条,时而可见从峭壁裂缝中破岩而出的大树,谷中地上长满了一米多高的杂草,唯独中间三米左右寸草不生,形成了一条通道,想必是常年有行人车马通过造成的。

三人飞速奔入峡谷深处,不多时,峡谷出口便已遥遥可见。就在这时,疾驰中的破晓突然停下,剑眉轻皱,身后的云玉、颜子昕也似有所感,站于破晓身后,谨慎的扫视着四周。

“哟…居然能发现我们,很好很好,不过已经晚了,要想能活命,留下买命钱…我乃圆桥之霸,方圆万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话语间,十几名男子从草丛中蹿出,为首的是一名瘦弱的男子,男子眯着小眼睛,打量着破晓三人。

当为首的瘦弱男子目光扫过二女时,眼眸顿时大放光彩。

“好…好…好…好漂亮的小妮子…”瘦弱男子搓着手,一脸灿烂的张着嘴,口水溢满了嘴角,呆呆看看云玉,又转头看看颜子昕,嘴角的口水差一diǎn就顺着下巴滑下…

瘦弱男子身后众人也是目光不停的从颜子昕、云玉二女身上扫过,眼露精光…

而对于从头到脚都在黑袍中的破晓,他们选择性的忽略了…

看着眼前众人,破晓三人,面色古怪了起来…

“这十来人,就为首的瘦弱男子有修为,而且还很弱,估计是灵者境吧…”云玉挽着双手,右手食指轻diǎn着下巴,看着瘦弱男子低声窃笑道。

颜子昕秀眉轻皱,对于眼前众强盗这肆无忌惮扫向自己的眼神,很是厌恶…

看见云玉对自己笑,瘦弱男子吞下一口唾沫,脸色更是灿烂,“小娘子,你在笑什么呢…”

破晓懒得搭理,刚欲出手,只觉身边轻风拂过,带着淡淡的幽香,云玉已跃过众人头dǐng,落入强盗人堆中…

只听一声轻喝:“柔掌…”一袭纱衣的云玉,轻柔的穿梭在人群中,虽是在厮杀,却给人一种翩翩起舞的错觉,…随着云玉玉臂轻舞,纤手翻转,一声声闷哼、骨骼断裂声响起…短短三息,除了为首的瘦弱男子,其余十来个强盗或躺或趴在地上,满脸痛苦,哀嚎声四起…

刚才还满脸灿烂的瘦弱男子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脸色大变,説时迟那时快,不等云玉回身,双腿一屈“噗通”一声匍跪在地,哀嚎道:“姑奶奶饶命…姑奶奶武功盖世…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可怜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实在是生活所逼无力望天…求姑奶奶饶小的一命…小的愿意当牛做马…”

“行啦…行啦…你不是圆桥之霸么…”云玉整理了一下衣衫,轻捋额前青丝,看都没看瘦弱男子一眼,便打断了瘦弱男子的话…

面对这极富戏剧化的转折,颜子昕“噗哧”一笑。

“小的只是一名小小的散修,穷困潦倒无奈之下,才在这峡谷劫diǎn钱财,维持生计和必要的修炼花销,此为也是无奈之举,今日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冲撞了三位高人…”

破晓来到此人面前,从扩灵包中拿出了一个小布袋,丢在匍身在地的瘦弱男子面前,淡淡道:“你也挺不容易…”

瘦弱男子看了看眼前的布袋,微微抬头,在破晓经过他身前的一刹那,清楚的看见了黑色斗篷下的那张略显稚嫩的脸…

“你叫什么名字?”颜子昕走到瘦弱男子身边若有所思的看了此人一眼,问到。

“小的名叫邓游…”瘦弱男子苦脸道。

颜子昕diǎn了diǎn头,不再理会,跟上破晓,三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邓游的视线中…

“唉……”总算有惊无险,邓游松了一口气默默叹道:“看来刚才那个黑袍少年才是这三人中的中心人物…那二女一直都跟在这黑袍人身后,从始至终三人面色都十分从容,亏我这么丰富的阅历,居然只顾着看那两妙龄女子,差diǎn送了我这小命,还好我行事果断…”邓游再次庆幸着自己那当机立断的一跪。

打开破晓丢下的布袋,邓游愣在那里,神色复杂的再次望向破晓三人消失的地方,布袋里装满了金灿灿的金币…

出了峡谷后,三人继续向着圆桥城疾驰…

半日后,三人进入了圆桥城,在城中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三间客房,在云玉的提议下,三人分成两组,云玉、颜子昕一组,破晓单独行动,采购日后所需之物。

傍晚时分,暮色苍茫,天空乌云密布,不断涌动的云层时而传来阵阵闷雷声…

破晓矗立在二楼的一处窗台,看着那翻滚的云层,突然,一道白光从云层之中曲折劈下,仿佛生生的把天空劈成了两半,破晓眼中的亮光还没闪过,紧接着就是“轰隆”的一声炸雷响起,收回目光,就看见豆大的雨diǎn打在地面,溅起薄薄的尘土。

回忆仿佛被电击了一下,一切往事历历在目,破晓脑中闪过无数画面…

“要和破月、破夕相见么…破月和我相濡以沫、青梅竹马,破月对我的感情我哪能不知…如今他们二人订亲,本来以为已经死去的我突然出现,会给他们带去什么…到时我们三人如何面对彼此…就目前状况来説,也许不相见…对大家更好…相见…不如怀念…”

太古城广场,广场四周人山人海,座无虚席,热闹非凡。古院选拔赛落下帷幕,广场礼台上,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年轻女子站在一位老者身后,老者身前十个少男少女面对老者“一”字排开,神色恭敬,四周人群不论是不是古院弟子,在看向这十名少男少女时,眼中皆是敬佩与羡慕之色,这十名少男少女中,有一男一女年纪颇小,不到二十岁,少女相貌极美,身姿凹凸有致,勾勒出动人心魄的曲线。一旁的少年,黑发束于脑后,身形挺拔,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秀,棱角分明,目光锐利深邃…这两人便是破月和破夕。

破月淡漠的眼眸中,隐藏着深深的哀愁“我始终坚信破晓哥哥没有死…不知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这种感觉更是强烈,可是他为什么不来找我…你答应过我,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你忘记了么…你到底在哪里…”

“最近一段时间,我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他回来了…”破夕转头看着破月淡淡笑道。

“嗯…”破月微微diǎn头应道。

“当初为了拒绝郭族的提亲,义父便对外宣称你我二人早已订亲,如今我们身为古院内院弟子,已经有了自保之力,更是不惧郭族之人会乱来,等眼下事情结束,我便去找义父,请他对外宣布你我这门亲事取消…我可不想等破晓回来,误会我们之间有什么…更何况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一直都只把你当妹妹看…”破夕摇头苦笑道。

破月转过头,对着破夕莞尔一笑:“谢谢,破夕哥哥…”

破夕白了破月一眼,嗔道:“傻妹子…这是什么话…我们还需要説谢字吗?要是真想谢我,等去了云塔,你帮我好好寻个师姐什么的…”

“好,包在我身上…”破月掩口笑道。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破晓哥哥,我好想你…”破月看着远处的天空,幽幽叹道…

礼台上的老者一脸和蔼,清明的双眸一一扫过眼前这十个少男少女,一脸笑容的diǎndiǎn头,而后从身后中年男子手中接过一卷卷轴,缓缓展开…

“我古院从创建之初到现在已有数千年历史,在这数千年中,从古院中走出的强者数不胜数。此次比试历时三天,十位古院新星,经过层层筛选,层层比试,最终有了结果,以下十人表现突出,成绩卓越,他们将代表古院参加此次的云塔选拔赛。第一名王飞、第二名张静、第三名刘大和、第四名破夕、第五名破月、第六名……明日你们将踏上新的征程,古院为你们感到自豪,为你们感到骄傲,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够顺利进入云塔,日后学有所成,造福天下,永放光芒……”老者洪亮的声音响彻广场…古院众多弟子心中泛起浓浓的自豪感…无数的欢呼声回荡整个太古城……

窗外依旧瓢泼大雨,雷声滚滚,破晓来到床边,盘膝而坐,随着均匀的吐纳,这连日奔波所消耗的元灵内气,缓缓恢复…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破晓三人经过一夜的休整,均恢复至巅峰状态…

次日清晨,客栈大门缓缓打开,破晓三人从内走出…

一辆早已停在门口的马车旁,一个穿着朴素的青年一面吃着馒头,一面轻抚马背,时而轻拍…

见到破晓等人走出客栈,青年将馒头放入随身斜跨的一个布袋中,擦了擦嘴,躬身上前,对着破晓拱手道:“公子,这是您昨天预定的马车…”

破晓拱手回淡淡道:“有劳了…”

还应该包括乘坐空间、储物空间、后备箱空间还有四驱系统的通过性等等

雨后大地焕然一新,空气清新,路面上坑坑洼洼的水镜,把路面上的行人车马都倒映在其中。

马车一路疾驰,其内因着颜子昕、云玉两个女儿家的存在,飘散起淡淡的清香,与二女同在一个小屋内,使得破晓有diǎn坐立不安,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破晓下意识的靠在了一角…

看着破晓尴尬的样子,颜子昕和云玉相视一笑…

“最初也只是想着方便修行,没料到会这么尴尬…”破晓心中苦笑到。

“这样挺好,可以安心修炼…”颜子昕挑起车窗的帘子,看了看窗外的风景,笑道。<一些家庭小作坊的生意也异常红火。在市区梧田南村的一出租民房里/p>

“嗯嗯…这几日我隐约感觉自己即将要踏入宗者境了…”云玉一脸兴奋道。

“不知这云塔选拔赛,对选手有什么样的要求,云塔又是如何进行筛选的…”破晓面色平常,转头看向云玉轻声问道…

绍兴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西施兰是治疗什么的药
巴彦淖尔白癜风好的医院